舒适区

年初参加同学婚礼,回来路上,后排的同学谈起来了区块链。信息社会,比特币/区块链这些东西,想听不到太难了。比特币及这样的衍生物,一直被我认为是骗子币;作为其基础的区块链,没怎么去了解也当做行骗的一部分。当时听到同学谈论区块链,还挺新鲜的。回来之后了解了一下区块链,发现的确有创新之处,挺想投身其中。然后问题随之而来。

位置

15 年回到武汉,到现在已经有三年了。早就熟悉了手游那一套,这三年有过加班 coding,熬夜 debug,也有过悠闲。武汉没什么上档次的 IT 产业,做起来挺混乱的。回来这三年,曾经的锐气和能力,也被磨掉了一些。想做区块链的一些东西,在武汉比较难——自己算是个门外汉,这里又没什么案例可以学习。所以,大概率是要出去了。

几年前,一句出去,就是一张车票一个行李箱。到如今这个年龄,身外之物就多了。家里的猫不知道办,去年刚组装的电脑也挺想弄出去。对于工作还未定的我来说,显然有些难了。

能力

虽然不太想承认,但是现在的自己,coding 能力不如之前了。这三年,第一年还好;后面两年,过的有点轻松。很少有疯狂 coding 的时候了。两年的舒适,挺让我对未来的工作感到有些紧张,怕自己力有不及,也怕自己一无所获。

至于如何找工作,应该还是很功利的刷 Github 上区块链方面的活跃,多用现有的资源练练手,翻译下资料,看看底层代码啥的。感觉自己能力上应该还是没问题,只是这两年工作上的舒适,习惯了拒绝别人,而不是被拒绝。

纠结

呆惯了舒适区,虽然知道自己已经决定要去北京试一试,但还是有些患得患失。记得自己说过一门计算机语言如何死去,基本上就是越来越多的新问题要解决,而当初应运而生的计算机语言力有不逮,语言只好推出一个新版本来解决问题,但是与语言配套的库这些生态环境,太过于庞大而不能快速可靠的升级,或者是很多老项目不需要新的 feature,冲突发生在这里的时候,分裂就开始了。分裂发生之后,如果太多老项目不升级,就发生了语言的固化——语言虽然在不停的更新,但是生态环境纹丝不动。固化的时间久了,这门语言就死了。并不是没有人学习这门语言了,而是这门语言进进出出的人基本持平,甚至出比进多,而质也有滑落。

感觉现在自己就像一门计算机语言,再不挣扎一下,真的要固化了。挣扎了,可能也还是固化。就是这么点希望,在这个年龄段出现,才会让人纠结;如果早几年出来,出现在自己还是 beta 版本的时候,那就是欣喜。

亏欠

今年就要结婚了,和女朋友提起想去北京摸一把区块链的时候,她很支持我,也愿意和我一起过去。心里感觉亏欠她太多,本来答应花时间陪她出去旅游拍合适的婚纱照,如果真的去了北京,那时间就不由自己决定了。人到了年龄,有时候跳出去的舒适区,就不只是自己的舒适区了。若有一个也愿意离开自己舒适区而陪伴的人,定要珍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