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去数年总结

15 年年底,想自己创业做个游戏公司。比较喜欢《道德经》里的那句“挫其锐,解其纷;和其光,同其尘”,所以给公司起名“光亦尘”,同时注册了 shinedust, shineash 等域名。

我在经营方面并没有天赋,钱花了一些,没什么进展;于是就解散了。公司闲着也是有成本的,当初起步时,发小陪着我出了不少力;他拿过去使用,我也不用再关心每年的对账等。

再后来,虚拟币火了,跟风了一次,损失严重。那时候最火的虚拟币游戏应该是 FOMO,不断击鼓传花买入,最后一次买入者可以获得部分奖池资金,所以一旦买入,很难全身而退。然后就萌生了做一个类似游戏的想法。想法施行没多久,我就改变了主意,想做一个属于自己的单机游戏。开始行动时,已经是 18 年了。

最开始想做的游戏,名字是《灰烬》。一款 SLG 游戏。我平时玩光荣的《三国志》系列较多,所以玩法不知不觉就往上面靠近。但是很快就发现了问题,三国志系列游戏有《三国演义》打好群众基础;但是我的游戏,一切都是空白。于是,开始写有关游戏的背景小说。我的想法很多,但是写小说并不擅长,我很难把自己想法不着痕迹的融入到小说中。结果就是太生硬,读起来自己也嫌痛苦。

游戏反反复复推倒重来几次,我整个人也快崩溃了。我马上意识到,我心中所想的《灰烬》,恐怕不是自己能独力完成的。心中也早有一些《灰烬》前篇的思路,这就是《尘埃》了。然后我开始做《尘埃》游戏。

有了《灰烬》的前车之鉴,我把《尘埃》限定成了一个小游戏,小到我一个人能完成大部分的游戏。然后,我又开始写《尘埃》的背景小说。彼时,我早已想好了将来要做游戏的样子。《尘埃/dust》、《灰烬/ash》、《闪耀/shine》,是我接下来要完成的游戏。而且,和公司的名字十分契合,我难得满意了一次。这份满意没持续多久,疫情就来了。赶在封城之前,回到家里,过了一个虽然拘束但物质还算丰富的年。我一直很焦急,焦急回到武汉,终于在三月中旬回去。然后开始自己工作。好景不长,六月,我的微信被封了。

那真的是一个糟糕的开始,平时一个人工作,已经很苦闷了。就靠着微信和熟人聊聊,发发朋友圈给自己打打气。之后,我感觉彻底陷入了低谷。一个人走在路上,被打了一闷棍,还要承认打得好。我开始怀疑人生,工作的效率慢了许多;经常想到一个点子之后,下意识的就想这个点子会让我再挨一闷棍么?刑不可知,则威不可测。

去年年底,勉强提起来精神,提高自己效率,希望能恢复到以前。上个月,想着整理一下《尘埃》,出个试玩版,但怎么宣传是一个问题。在 itch 上刷素材时,看到了不少 renpy 的素材,于是搜索了一下,是一个视觉小说引擎。刚好可以利用这个引擎做一个《尘埃》的背景小说。

此时,手上的活终于差不多结束,该发布的发布,该业余时间完成的去业余时间完成。剩下的大概就是去上班了吧,毕竟能有一份稳定的收入。

希望明天会更好。